發布:暴朋振

走進北京大衛中醫醫院,無論是鐫刻在外墻的大幅標識、還是懸掛在門堂的顯眼招牌;無論是樓層回廊的宣傳張貼,還是就診科室的幾案書柜,放眼盡數中醫文化的經典佳句,滿目皆是中醫文化的彰顯表達。(中紅網金梅攝)

張占宗院長在他的辦公室兼診療室里,親自給患者進行針灸治療。(中紅網江山攝)

張占宗院長的辦公室兼診療室里,正壁和兩側是多層高大的書廚,疊放著都是中醫古籍。(中紅網江山攝)

在張占宗院長辦公室兼診療室內墻的一角,有一個雙層保險箱,打開來一看,里面珍藏的中醫古籍珍本孤本善本,其中有一個用黃緞子包好的“書包”。(中紅網江山攝)

張占宗院長打開這個“寶貝”書包,取出一本二德堂耿先生的鈔本《眼科奇方》。在書的扉頁,開宗明義寫道:“此書乃蘇郡葉天仕先生秘傳。存留濟世,屢試屢效,百發百中。“(中紅網江山攝)

在大樓二樓有一間庫房,里面是滿滿一屋子的古籍,這兒珍藏著由一千多個古代中醫堂號的手抄本。右一為中紅網總編輯江山,右二為院長張占宗,左一為中紅網專題編輯部主任吳志云。(中紅網金梅攝)

在大樓三樓有一個大庫房,這里有9排長達20多米、分隔4層的大書架;書架上擺滿了已經初步整理后的萬冊中醫古籍。自右至左:張占宗院長、江山總編輯、吳志云主任。(中紅網金梅攝)

在這些古籍中,大約有數千名當時的名中醫流傳下來的良方,可以說是集大成、匯大流的民間中醫診療“百科全書”。圖為張占宗院長(右)向江山總編輯介紹有關情況。(中紅網金梅攝)

在創辦大衛中醫醫院不久,張院長就將這批古籍陸續從河北保定運至北京。由于年代久遠,他發現這些古籍的紙張普遍泛黃老化,有的邊角殘缺,有的脆不可觸。(中紅網江山攝)

張院長表示,保護好文獻古籍,既是改善當前古籍存放狀況、搶救瀕危古籍所必需,又是一項長期不斷的經常性工作。(中紅網金梅攝)

相關鏈接:

大愛為民 大醫精誠——記發展壯大中的北京大衛中醫醫院系列篇之一(組圖)

這里有一座中醫古籍寶庫——記發展壯大中的北京大衛中醫醫院系列篇之二(組圖)

為振興中醫而不懈奮斗的張占宗院長——記發展壯大中的北京大衛中醫醫院系列篇之三(組圖)

中紅網、振興中醫云平臺北京2020年10月10日電(江山、吳志云)

走進北京大衛中醫醫院,無論是鐫刻在外墻的大幅標識、還是懸掛在門堂的顯眼招牌,無論是樓層回廊的宣傳張貼、還是就診科室的幾案書柜,放眼盡數中醫文化的經典佳句,滿目皆是中醫文化的彰顯表達。

這是北京大衛中醫醫院“文化特色”的現場展覽。

這是張占宗院長致力于“文化興院”的真情寫照。

一、中醫古籍的“書海”

早就聽說了北京大衛中醫醫院擁有50000萬冊中醫古籍。能否一睹這批“文化瑰寶”的尊容,成為記者的奢望。

2020年9月13日上午10點,我們再次相約來到這兒采訪。我們在張占宗院長的辦公室兼診療室、會客室與他見面時,他正在親自給患者看病并扎針診療。

記者一面看著張院長對患者的“望聞問切”,一面巡視他的“診室擺設”:正壁和兩側有兩排多層高大的書廚、一頂兩層的書柜。書廚和書柜里面,疊放著的全部都是中醫古籍。

張院長處理完門診事務,戴好白手套,拿起一串鑰匙,打開書柜的門,說:“今天我讓你們看個夠。”聽到這句話,我們心里感到十分高興。在張院長辦公室內墻的一角,有一個雙層保險箱,打開來一看,里面珍藏的居然都是中醫古籍珍本孤本善本,其中有一個用黃緞子包好的“書包”。征得張院長的首肯,他打開了這個“寶貝”,取出一本二德堂耿先生的鈔本《眼科奇方》。在書的扉頁,開宗明義寫道:“此書乃蘇郡葉天仕先生秘傳。存留濟世,屢試屢效,百發百中。誠患目之金丹,有瞽目復明之妙,回天再造之功。茲特抄錄珍寶,閱者甚勿視為泛泛,則幸甚。”張院長告訴我們,這個保險箱里,珍藏的都是最古老的、年齡最長的古籍;特別還有蓋著乾隆皇帝玉璽的,留有道光皇帝 “此書好”御批的奇書。

在大樓二樓的一間書庫,我們看到了滿滿一屋子的古籍。張院長告訴我們,這兒珍藏著由一千多個古代中醫堂號的一萬多種手抄本和刻印本;其中有許多是名醫名家名方的絕版孤本。

在三樓,張院長領著我們參觀了“中醫藥古文獻室”。這里有9排長達20多米、分隔4層的大書架;書架上擺滿了已經初步整理后的萬冊中醫古籍。在最里邊的第九排書架上,是專門用黃緞子包裹好的60大包珍貴古籍。

據該院提供的資料表明:2004年4月,中國中醫科學院中國醫史文獻研究所古籍數字化研究人員,對張院長所收藏的中醫古籍進行了現場考查,計有古籍約3900余種、50000余冊(套)。2019年,該院又一次對這批古籍進行了初步整理統計,各類古籍達12782種;目前,已經對其中的2782種古籍整理了目錄。

置身在中醫古籍的海洋,我們為北京大衛中醫醫院及其張占宗院長的如此擁有、為中華傳統中醫文化的收藏而自豪。

二、中醫古籍的“寶庫”

毋容置疑,北京中醫醫院張占宗院長所藏中醫古籍之多,在醫家私人收藏家、社會收藏家中是首屈一指的;這兒是一座是名副其實的中醫古籍“寶庫”。

一是存量之大、種類之多,為中醫家傳藏書所罕見。據初步整理統計,在5萬余冊中醫古籍中,單本18,000余冊(套),珍本1500余冊套,孤本92冊(套)。其藏書量不僅遠遠超出一般個人收藏,而且遠遠多于中醫藥院校、科研機構和中醫院古籍藏書量;這樣的收藏,大致是國內各中醫藥大學圖書館中醫藥古籍藏書量的2~3倍。

二是理論之豐、價值之高,為中醫古籍藏書所稀有。如《幾希錄良方合璧》《痧脹玉衡全書》《千金方衍義》《醫門法律》《馮氏錦囊秘錄》《本草求真》等,屬極為珍貴版本。又《萬國藥方》,是中西醫藥名、病名對照的內容,是研究清末民初西醫進入后中國醫療狀況的珍貴史料。另有古醫方、經驗方、單方2000余個,其中腫瘤、再障、帶狀皰疹、糖尿病、腎結石、冠心病、肝腹水等醫理藥方,已整理上報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三是刻本之早、手抄之最,為中醫醫家藏書所獨到。經初步考查,這批海量的藏書,多數為石印本,少量為木刻本。版本年代上,有一些是明代以前的,有清、明年代的,有清末、民國早期的。如《本草求真》,就是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遂寧務本堂刻本;《幾希錄良方合璧》,則為清同治八年(1869年)姑蘇得見齋刻本。而其中千家醫館堂號的數萬冊手抄本,不僅是中醫的瑰寶還是中國書法的楷本。

四是名醫之聚、良方之匯,為中醫集成藏書所奇葩。據初步瀏覽,在這些古籍中,保守講至少有數千名當時的名中醫大師,有數萬個當時流傳的良方,可以說是集大成、匯大流的民間中醫診療“百科全書”。

而且,在各醫館堂號開出的數以千萬計的藥方中,大部分標明見效時間;這些顯然是經過臨床反復驗證的良方,有的還有當朝皇帝御批確認奇方,印證了當時名醫名家名方的全面性、針對性、實用性和有效性。同時也表明這些古籍研發潛力很大、用途很廣、應用價值極高。

這些中醫古籍之所以與其他藏書不同,主要是由張福海老先生作為宮廷御醫的身份地位、一代名醫的聲望和影響,以及作為師者講習中醫知識和經驗等的特殊經歷和閱歷所決定;更是中醫收藏家張福海老先生潛心研究并獻身中醫藥事業的衷情表達和佐證。

在采訪中,張占宗院長給記者介紹了他的爺爺張福海。

張福海(1864-1960),河北保定人,光緒年秀才;自幼隨父學醫得真傳,勤奮聰穎、博聞強記、融會貫通,乃直隸津京名醫大家。光緒二十五年(1899)春,張福海入皇宮大內為隆?;屎笤\療,后又為慈禧太后用藥并獻上祖傳養生秘笈,遂受命擔任宮廷御醫。八國聯軍入侵北京,外凌內亂;先生厭惡官場黑暗,便辭官還鄉行醫,為民除病解憂。李鴻章、袁世凱以及同盟會會員陳幼云等,都曾慕名前來把脈開藥和求調養之法;先生運用妙方奇方治愈疑難雜癥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至今仍令人敬佩不已。其所著《中醫脈象轉解》《福海妙方實見》《張氏祖傳秘方》《中醫炮制與配伍》《中藥外治》等巨制,是他一生行醫實踐的結晶,也是彌足珍貴的傳世之作。古稀之年,張福海老先生在保定開辦中醫講習所,為培養中醫人才,為中醫的后繼有人做出了歷史性的重大貢獻。生前,張福海先生以超常的智慧和獨到的眼光,致力于中醫書籍的收集,長年累月,積少成多,不惜代價,義無反顧,終于保存了大量的中醫經典,為后世后人留下一筆極為珍貴的中醫文化遺產。

張占宗院長還告訴記者: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里,為了防止兵荒馬亂導致收藏的中醫古籍流失或損毀,他爺爺像保護自己的生命一樣,承擔了很多風險,付出了很大代價。他將這些古籍放置于房屋建筑的夾墻中,或用大甕密封存藏于地下室。正是這種秘而不宣的用心良苦和精心保存,使這批“國寶”躲過了天災人禍,避免了可能招致的毀滅性破壞。如今,這批中醫古籍能在國家重振中醫藥事業的新時代重見天日,一代名醫張福海先生功不可沒、功高蓋世。

這些中醫古籍之所以與一般藏書的意義有別,是因為藏家唯一合法繼承人張占宗院長,在守護和獻出這批中醫古籍“國寶”中,幾十年間表現出來的、令人肅然起敬的赤子之心和家國情懷。為了全面繼承好、合法保護好、充分利用好這筆珍貴的中醫文化遺產,在創辦大衛中醫醫院不久,張院長就將這批古籍陸續批量開封,從河北保定運至北京。由于年代久遠,他發現這些古籍的紙張普遍泛黃老化,有的邊角殘缺,有的脆不可觸。他果斷采取了防護措施,在確保不受到直接毀損影響的前提下,護送進京。目前,這批古籍的很大部分已存放于大衛中醫醫院,少部分仍在原地大缸中封存。

張占宗院長說,目前在北京中衛中醫醫院醫院存放的古籍,由于受到場所空間的限制,僅有約300平方米的恒溫大房;這兒相對保存條件較好,但即使打捆擺放也難以容納全部。所以,還有相當數量的古籍只能存放在辦公室和普通書庫的書柜、書箱里;除少數經常參閱使用的外,大多還是只能成捆擠壓存放。這種存放方式和環境很不利于古籍的保護,如不及早采取措施,古籍自然滅失的風險將逐漸演變為現實,委實令人堪憂惋惜。

據專家實驗分析,古籍保存日久,紙張機械強度下降,變黃變脆,最終失去韌性而無法使用,這是自然規律。只有改善存放條件,提高科技含量,才能延緩這一趨勢的進程?;诎俜种耸陨霞垙垞p傷是由于大氣環境原因導致紙張酸化引起的,而紙張PH值以7為臨界點,小于7為酸性,只有PH值大于7,古籍安全才有保障。更為令人擔憂的是,紙張保存二三十年后,PH值下降1~2個點,紙張老化程度隨PH值降低而快速加重。雖然不同原料的紙張PH值有差異,但酸化嚴重是基本趨勢。據有關方面統計,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紙制文獻PH值大都在4.0左右,處于嚴重酸化狀態。張占宗院長認為,依據上述分析,大衛中醫醫院的古籍保護,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三、中醫古籍的“展望”

盡管這批中醫古籍已經引起國家層面有關部門的關注和重視,但要真正做好傳承、搶救、挖掘、使用等方面的工作,還是任重道遠。

在醫院三樓“中醫藥古籍文獻室”門前,張占宗院長向記者介紹了掛在墻上的5塊銅牌:(1)中醫工程研究所;(2)中醫古文獻搶救工程研究所;(3)中醫古文獻挖掘使用工程研究所;(4)中醫培訓教育傳承工程研究所;(5)中醫特效方劑工程研究所。這些牌子,都是國家中醫藥有關部門或者機構授予的。據張院長講,這么多的研究所,幾乎囊括了中醫古文獻研究和中醫培訓教育的所有方面;這么多的研究所集中在一家民營中醫醫院,也是在全國獨一無二的。這充分表明了北京大衛中醫醫院及其中醫古籍文獻的歷史厚重感和責任擔當。

在座談交流中,張占總院長暢談了關于開展上述五個研究所工作的思路和打算。他說,2017年北京市中醫管理局已經批準在本院掛牌成立“張占宗中醫藥傳統技能傳承工作室”。這是政府主管部門賦予本人以及作為依托單位的北京大衛中醫醫院更多的整理挖掘中醫醫療經驗、傳承培養中醫人才的責任,他將以此為主陣地,組織指揮打好五個研究所的“五大戰役”,并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首先,要確立加快中醫藥古籍價值實現和有效保護的準確思路。古籍文物的最大價值是內容的開發應用,而不是文本形式。中醫藥古籍作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載體,具有文獻和文物的雙重屬性。作為文物,其文本形式與文本內容是可分的。文本內容是可復制的、可傳承的。這與字畫及其他觀賞性質完全不同。通過古籍內容的挖掘和應用,最大限度盤活這種特殊的文化資源,讓文物活起來,及早用于國家醫療衛生實踐,造福人民,這才是真正的物盡其用,是價值實現的根本標志,更是對文物有效保護的根本舉措之一。

同時,古籍文物價值的大小,隨開發應用受時間而有所不同,開發應用越早,社會貢獻就越大,其價值含量也就越高;相反,將古籍束之高閣,深藏不露或露而不用,其潛在價值就難以變成現實價值。另外,開發應用越晚越慢,文物安全存續的風險就越大,甚至存在滅失的重大災難。所以,及早開發應用中醫藥古籍,使其在醫療、教學、研究、康養中切實發揮作用,應該成為傳承優秀中醫藥文化、振興中醫藥事業的基本價值觀。

我國大量中醫藥古籍藏于民間。這是由中醫藥起源與發展的特殊歷史原因決定的。如何鼓勵民間高質量中醫藥藏書投入開發應用,防止古籍孤本、珍本流失甚至滅失,是古籍開發應用和保護的重大課題。據了解,多年來不少國家對中醫藥古籍及中醫藥人才極其關注,特別是美、日等發達國家,更是高價收買秘方,高薪招聘甚至無條件發放綠卡招募中醫藥人才,中醫藥資源外流問題已很嚴重。如果國內沒有更加鼓勵開發應用民間中醫藥古籍的具體政策措施,甚至對中醫藥資源和人才流失放任自流,勢必給國家造成不可估量并難以挽回的巨大損失,既愧對祖先基業,又很難對國人作出交代。

其次,要創新中醫藥古文獻研究的工作機制。張占總院長說,作為中醫藥古籍收藏人和傳承人,應當跳出古籍文物私人所有權的局限,站在五千年中華傳統大文化、中國中醫藥大文化的高度,放眼未來發展。他表示,中醫藥古籍是歷代先人總結行醫實踐、探索中醫藥發展規律的智慧結晶。盡管自己是這批中醫藥古籍的占有主體,擁有絕對的占有方式,但說到底這些都是民族的瑰寶、國家的財富,都必須用于造福人類。從這個意義上說,加快開發利用中醫藥古籍是自己的歷史責任和社會義務,必須自覺服從國家和民族利益大局。而當初自己的爺爺苦心孤詣的個人收藏或傳承、自己的持續保護和貢獻,其權益價值的最終實現,恰恰只能在服從服務于國家、民族利益的大格局中得以實現。只有這樣,才能告慰與像爺爺那樣為中華中醫傳承發展的仁人志士和社會賢達,才能不辱使命做一個具有民族大義、家國情懷的新時代中國中醫人。

再次,要持之以恒加大中醫藥文獻古籍保護力度。張院長說,保護好文獻古籍,既是改善當前古籍存放狀況、搶救瀕危古籍所必需,又是一項長期不斷的經常性工作。(1)目前,我們要在已經對部分文獻目錄登記造冊的基礎上,分門別類實施有效保護;對老化、毀損較嚴重的,要采取搶救性保護措施;要創造條件加快推進修復絕方、妙方等高價值殘本。(2)對常規手段難以搶救的,通過掃描等數字化存儲,千方百計保全文獻內容,盡量避免重要內容缺失。(3)進一步加大古文獻保護投入,健全常規保護技術和方法,不斷改善存放及查閱環境,切實維護文獻古籍安全。(4)請求有關圖書、檔案等專業機構專家蒞臨指導,學習借鑒先進管理經驗,不斷提高古文獻存放和保護的科技含量和管理水平,為長期開發應用提供可靠保障。(5)設立“張倧山中醫藥古文獻開發應用研究院”,立足以現有古文獻應用研究為重點,對內通過臨床實踐,推廣應用研究成果;對外組織重要課題研究,開展學術經驗和中醫藥文化交流。研究院是未來科研引領型發展模式的核心主體,按實體運作,逐步做實、做大、做強。大衛中醫醫院作為研究院的附屬醫院,既承擔臨床轉化科研成果的任務,又在總結實踐基礎上向研究院不斷提出新的課題,逐步形成以研究院為核心,中醫院為載體的科研引領型體制框架。(6)努力深化對外合作交流。要認真總結以往與相關專家共同開發利用古籍的工作經驗,繼續探索深化合作。要不斷優化合作對象,提升合作層次,完善合作方式,力求在合作開發應用古醫方等方面取得新突破。(7)積極探索古醫方產業化、市場化的實現途徑,通過與制藥企業合作或轉讓古醫方等方式,制作中成藥或飲片,把祖傳秘方、驗方推向市場、服務大眾。積極與大企業合作,為企業提供中醫藥人才培訓和健康知識普及、體檢及醫療服務,同時探索中醫藥治療職業病的方法,推進醫院企業深度合作。適當擴大與中醫藥院校的合作,完善教學實驗基地功能,為培養更多中醫藥人才創造條件。

張占宗院長的這一席話,講得多么好!

張占宗院長的這些措施,又是多么的扎實!

基于以上思考,北京大衛中醫醫院將在古籍開發應用實踐中,進一步強化中醫藥古籍的價值觀、大局觀,把先人留下的古籍視為民族遺產和國家財富,絕不將古籍作為謀取私利的資本。要以開發應用古籍為己任,在國家振興中醫藥事業、傳承中醫藥文化的實踐中奮勇當先,使古籍盡早回報社會、造福人民。

回望掩映在一片綠色中的北京中衛中醫醫院,回味張占宗院長的鏗鏘誓言,記者沒有理由不相信:這批中國中醫古籍將在新的歷史階段重新煥發光彩;中國中醫的傳承將后浪推前浪永遠前行;中國中醫的振興之夢將在張占宗這樣的有識之士和有為之舉中得到圓滿實現。

我們滿懷信心地期待著。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